生化危机,猩球崛起

故事的主线被分割为三部分。前半场是猩猩被病毒感染后变聪明,成了人类的敌人,部分个体的冲突迎来军队的血腥报复,凯撒仁慈的举动却换来了更多的死亡和仇恨。中场是为了避难和复仇,凯撒和队友们不停追击,牺牲了一位老同志(大猩猩)增加了一位新同志(小女孩)。下半场,就是利用人类的内战间隙,凯撒成功逃脱两派血拼,并在雪崩前安全转移族群。
值得反思的地方有几点,第一就是猩猩内部有人因个人恩怨挑起战争,而面对人类疯狂的血腥报复,领导者凯撒坚强自卫反抗,并想通过和平手段结束战争。任何战争都不是靠对敌人mercy来结束的,mercy的结果可想而知。第二点是,面对二选一的难题:个人的复仇和族群的安全转移,主人公选择了先个人再集体的顺序。爱人和儿子的仇怎能不报呢,可更多人也需要你。第三点是,凯撒报仇心切,队友们舍命相陪,凯撒还是没有摆脱冲动硬碰硬,被人抓了。如果能提前摸清敌情周密计划准备,也不会经历那么多九死一生,以至于差点死在上校手上。

原创影评 猩球崛起:一部猩猩的成长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书士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幽雅

近年来,反思人类依赖科技不断扩张,过度破坏自然招致恶运的文艺作品屡见不鲜,尤其是反映人猿冲突的电影更是不胜枚举。2011年起陆续上映的系列电影《猩球崛起》,是以1968年老电影《人猿猩球》前传形式出现的翻拍作品。虽是翻拍,电影却有诸多创新,不局限于情节、动作和打斗场面的设计上,重点描写了猩猩的心理动态和性格特点,为观众讲述了一个猩猩成长的故事,指出了人类和猩猩战争的根源是对生存资源的争夺。
电影《猩球崛起》一共三部,2011年、2014年已经上映了前两部,2017年将上映最后一部《终极之战》。本文根据前两部的情节进展,对这部系列电影表现的中心思想进行简要评述。
一、 家•家园——猩猩的心灵成长轨迹
威尔的父亲病情的恶化推动着《猩球崛起》第一部剧情的发展,也影响着人类与猩猩的关系、猩猩对自我身份的认同和猩猩内心的变化。
(1)人类与猩猩的关系问题
《猩球崛起》第一部着重描写了猩猩凯撒的成长历程,以及他带领猩猩们获得自由的过程。前80分钟,电影呈现给观众的是,人类为了满足自身需求,发展科学技术,形成了人与猩猩非正常的关系。电影以主人家里的凯撒和实验室里的科巴两类猩猩为代表,阐释了人类与动物的关系,要么是单向的附庸关系、依存关系,要么是纯粹的压榨与被压榨、统治与被统治关系。后20分钟,电影呈现出另一幅画面——猩猩的反抗。猩猩凭借人类赋予的智慧,用暴力手段,摆脱了人类的掌控,获得了相对独立自由的生存空间,形成了原始的、全新的动物与人类的关系——独立平等、互不干涉。
(2)猩猩的身份认同问题——我是谁?
《猩球崛起》第一部讨论了猩猩的自我认同问题,以主人公猩猩凯撒为代表,阐述了被人类豢养的动物,与人类的关系,究竟是宠物与主人的关系,还是孩子与父母的关系。
自幼在人类家庭长大的凯撒,与主人威尔情同“父子”或者“母子”。一共三个家庭成员,主人、主人的父亲和凯撒。主人扮演着“父亲”或者“母亲”的角色,主人的父亲扮演着“爷爷”的角色,凯撒则扮演着“儿子”和“孙子”的角色。凯撒有自己的房间、玩具,与人类同吃同住,像孩子一样在红杉林里玩耍。只是和人类不同的是,出门的时候,他要戴着项圈和锁链。主人把凯撒与自己的父亲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父亲老年痴呆严重了,凯撒被抓了,主人表明了决心:“两个至少要保住一个!”威尔的父亲去世,推动了凯撒的获救。威尔不想再失去凯撒,不惜贿赂管制所救凯撒回家。由此可见,凯撒对于威尔一家的重要性。凯撒一直都认为自己和主人是同类,是平等的关系。
揭开身世之谜。凯撒被同样戴着项圈和锁链的宠物狗吼叫,他开始疑惑自己的身份,自己是宠物?还是人类?威尔带着凯撒远远地观望基因公司,说出他的身世。凯撒沉默了,陷入了尴尬的境地。既不是动物,也不是宠物。但是,他与主人威尔一家的感情丝毫未受到影响。看到“爷爷”被邻居指指戳戳的时候,凯撒本能地出面制止,并愤怒地痛打邻居。
(3)猩猩的独立意识——心灵成长轨迹
猩猩凯撒从小到大习惯了主人帮助他解决一切问题,包括衣食住行,包括安全问题,包括自由空间,没有主动争取权利的意识。咬手事件彻底改变了凯撒的命运,成为凯撒萌生自我意识、独立意识的导火索。在动物管制所里,人类不再是对凯撒爱护有加的“爸爸”,也不再是和蔼可亲的“爷爷”,而是一群崇尚暴力、作威作福、面目可憎的统治者。凯撒与人类的关系,由宠物与主人、孩子与父母的关系,转变成统治对象与统治者的关系。“入狱”后,凯撒的心路历程有了明显的变化。
期盼•失落•觉醒——凯撒与主人的三次见面
在动物管制所里,凯撒与主人威尔共见了三次面,每次见面后,凯撒的情绪都经历了大起大落。第一次是主人威尔送凯撒进管制所,凯撒流露出对主人威尔的依依不舍。凯撒遭到虐待,像个婴儿般蜷缩在湿漉漉的地上,唯一的念头是回家。他在墙上画上了自己房间窗户的图案。后来,这个图案成为凯撒的标志。凯撒的内心对主人威尔是充满期盼和依赖的。第二次是主人威尔和女朋友到管制所看望凯撒,没能带凯撒回家,使凯撒的内心充满了懊恼和失落。他愤怒地抹去了墙上窗户的图案。凯撒意识到,主人不是万能的,回家无望了。凯撒眺望着遥不可及的红杉林,那一刻,凯撒想起了曾经相对自由的时光,他的内心深处充满了对自然、对猩猩家园的渴望。他的内心终于觉醒了。当主人威尔第三次出现时,项圈和锁链成了隔断凯撒与人类情感的屏障,他知道即便回家了,他和人类的关系仍然要建立在锁链之上。凯撒宁愿继续呆在笼子里,也不愿意回“家”。
凯撒彻底与人类断绝关系的标志是,集体叛逃前夜,回家看望主人。这次默默的告别,既是凯撒与主人情感上的割舍,又是猩猩族群与人类的离别。凯撒完成了从宠物到动物的觉醒,从动物到人类的进化,从孩子到成人的转变。凯撒的觉醒,引发了猩猩集体叛逃,颠覆了人类的统治地位,彻底改变了猩猩与人类的关系。
管制所•动物园•实验室——猩猩族群的三次逃离
猩猩凯撒不仅智商高,情商更高。猩猩是群居动物,要想生存必须融入并依靠族群。管制所里面的猩猩形成了一个特有的族群。这个族群里面,不乏力量强悍的统治者巨型猩猩,不乏地痞流氓火箭,不乏遇事沉稳、富有威望的红毛长老莫里斯,这些猩猩对新来的、穿着衣服的凯撒满是好奇和排斥。面对猩猩族群的挑衅,起初,凯撒只是被动地应对,与主人第三次见面后,凯撒开始积极主动地融入其中,逐渐被猩猩族群接纳、认可。
凯撒一共组织了三次逃离。前两次是在动物管制所里的预演。第一次逃离是在活动区里,凯撒与猩猩族群的统治者巨型猩猩建立友谊,与挑衅自己的火箭达成和解。第二次逃离也是在活动区里,凯撒让火箭发放饼干,不仅使族群接纳了火箭,也传递了团结就是力量的信息。通过前两次出逃预演,凯撒展示了自己的智慧,赢得了族群的信赖,向猩猩们证明他能够带领大家获得自由。第三次是正式出逃,不光是管制所里面的猩猩获得了自由,动物园和实验室里面的猩猩也彻底摆脱了人类的管制。
出逃时,凯撒表现出了非凡的情商。他的目标是回到猩猩的家园——红杉林,过上自由的生活,不是报仇,不是挑战人类。在出逃路上,尽管他也杀了两个人,失手电死了管理员,授权科巴杀死了基因公司出资人雅各布斯。此外,每当猩猩们控制不住情绪,要伤人性命,凯撒都能及时制止。这与咬手事件时的凯撒形成鲜明对比,吃过苦头的凯撒慢慢懂得了冷静克制的重要性,他知道伤人性命的后果比咬断人类手指的后果更严重。

幼稚•成熟•领袖——凯撒的三次眺望
影片安排了三次眺望,预示着凯撒从宠物到动物领袖的成长过程。第一次眺望是幼年到成年的标志。八岁成年时,爬到红杉树的顶端远眺,标志着凯撒生理的成熟。第二次眺望是心灵幼稚到成熟的标志。他对回家不再抱希望后,站在活动区的树枝顶端,透过玻璃远眺红杉林,标志着凯撒在思想上走向成熟,渴望通过自己的力量获得自由。第三次眺望是成为领袖的标志。经过金门大桥之战,带领猩猩族群抵达红杉林,再次拒绝主人带自己回“家”后,爬到红杉树顶端远眺。这次眺望表明凯撒身心完全成熟了,已经成为猩猩族群的领袖。
拒绝•反抗•自由——猩猩族群的三次喝彩
凯撒依靠和巨型猩猩建立友谊,依靠发放饼干获得了猩猩族群的接纳和认可。影片中,同样安排了猩猩族群的三次喝彩,表明他们拥戴凯撒当领袖。主人威尔带凯撒回家,遭到凯撒拒绝,引来猩猩族群关注的目光和吼叫声,凯撒用行动说明,自己永远是站在猩猩族群一边的。凯撒反抗管理员的虐待勇于说“不”,引来猩猩族群的惊讶和吼叫声,凯撒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影片结束时,主人威尔到红杉林找凯撒,再次遭到凯撒拒绝,引来猩猩族群关注的目光和吼叫声,凯撒再次告诉同类,自己永远不会离开猩猩族群。凯撒的态度和猩猩族群的吼叫声进一步印证了凯撒在猩猩族群的地位。
二、爱•仇恨——信任和猜忌的根源
第二部《黎明之战》设置了人类与猩猩争夺生存空间、生存资源的矛盾点。在爱与仇恨的交织下,面对不同族群,猩猩与猩猩、猩猩与人类、人类与人类之间表现出不同的态度,或是信任、或是猜忌。
(1)凯撒与科巴——猩猩版林冲和鲁智深
凯撒与科巴同为猩猩族群的一员,对待人类的态度截然相反。凯撒主张和平共存、互不侵犯。科巴主张战争,用暴力手段复仇。凯撒和科巴的观点,让我想起了林冲和鲁智深的反与不反。他们对待人类的态度,与他们的人生境遇密不可分。
凯撒——因爱而生
凯撒的出生和成长始终与爱相伴。母亲明眸为了保护他牺牲了生命,实验员富兰克林心存善念救下他,主人威尔不忍伤害他,私自抚养他长大,主人威尔努力帮助父亲治病,主人威尔和女朋友的爱情•••似乎只有邻居大叔是暴力的。与其他猩猩相比,他是幸运的,成年之前,人类在他心里播种下爱的种子。
第一部结束时,即便凯撒获得了自由,他对主人威尔的感情依然不变。他不允许科巴伤害威尔,最后一次放弃回“家”时,背过身子,低下头,脸上流露出难过的神色。在猩猩族群和主人威尔之间,凯撒忍痛选择了同类。那时的威尔,得知凯撒不会再招惹人类,没有表现出不舍,他懂得自己已经无法保护凯撒,也无法左右凯撒的身心了。
长期与人类朝夕相处,凯撒非常了解人类,形成了人类的思维方式,也渴望拥有像人类一样的情感——亲情和爱情。凯撒来到红杉林定居后,娶妻生子,享受着宁静自由的幸福生活。他亲口告诉观众,不愿意失去这一切——家园、家人和未来。他清楚地懂得,战争可以摧毁他的幸福生活,也可以消灭整个族群。这是他拒绝战争,渴望和平的最大动力。
科巴——满心仇恨
在实验室里长大的科巴,看到的人类只有自私和暴力。人类对他的伤害,使他满心仇恨。在实验室里的时候,他就流露出仇恨的目光。因为无法反抗,他只能用镇静对待人类的残暴。逃离人类魔爪后,科巴并未娶妻生子,再次面对人类时,他才能够不顾一切地复仇,甚至不惜牺牲猩猩族群的利益。从科巴身上,我们看到,人类的残暴不仅给猩猩造成了肉体伤害,更是在心灵上给猩猩们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创伤。
(2)猩猩凯撒与主人威尔——矛盾的情感关系
故事另一个耐人寻味的地方,是猩猩凯撒和主人威尔矛盾的情感关系。对于威尔来说,父亲和凯撒构成了他生活的全部,也是他矛盾的两方面。为了救父亲,威尔必须从事药物研制工作,不得不利用凯撒的族群进行实验。凯撒又为威尔和父亲增添了许多欢乐,提供了情感寄托。因此,威尔在选择实验对象时,始终保守着底线,坚决不扩大实验对象,不伤害更多的猩猩,他更不愿意看到猩猩族群遭到杀戮,极力阻止凯撒招惹人类。
凯撒对主人威尔的感情也是矛盾的。原本,凯撒完全把威尔当作“父亲”。得知自己的身世后,特别是得知威尔是迫害猩猩的一员后,凯撒情绪低落,但他没有像科巴一样仇恨主人。当凯撒发觉“爷爷”的阿尔兹海默症复发了,他的脸上写满同情和怜悯,他能够理解威尔的无奈。作为猩猩,他又不能对人类的残暴行径熟视无睹,所以,他选择了逃离。
(3)科学家威尔和出资人雅各布斯——不同的态度
影片为观众展现了形形色色的人类,善良、慈祥、贪婪、残暴。其中,主人威尔、基因公司出资人雅各布斯代表着人类对待自然、对待动物的态度。威尔坚守着药物研发的初衷——治病救人,主张有限度地利用自然资源,拒绝为了追求经济利益,滥用科技手段残害动物。雅各布斯完全从投资和回报角度出发,研究失败后,随意杀害实验对象,见到经济利益时,又肆意滥用科技手段,扩大实验对象。凯撒唯一杀害的人类就是这个残害猩猩、造成人类灾难的罪魁祸首。
(4)科学家威尔和技术员马尔科姆——渴望和平
第一部《猩球崛起》和第二部《黎明之战》都设置了一群内心善良、充满信任的人类,第一部里面的威尔、富兰克林,第二部里面的技术员马尔科姆。他们阻止战争的行动以失败告终,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了,但是,他们彻底改变了猩猩对人类的看法,人类善恶有别,同样,猩猩也有好有坏。
(5)科巴与私藏枪支的技术员弗科——猜忌的心理
互不信任是推动第二部《黎明之战》故事情节发展的动力源泉。因为人类科技带来的灾难,科巴遭到了不应有的虐待,在内心深处埋下了仇恨的种子。自食恶果的人类遭遇“猿流感”后,幸存者们对待灾难的态度各不相同,一些人将“猿流感”这场灾难归结在猩猩身上,私藏枪支的技术队员弗科就是其中一个。尽管弗科没有报复的举动,但是,他对猩猩们满腔怨恨,认为是猩猩们导致他的家人在灾难中丧生。弗科和科巴一样,在不同族群中扮演着相同的角色。因为猜忌,最终导致了人类和猩猩的战争。
(6)猩猩凯撒与技术员马克西姆——爱的延续
《猩球崛起》第一二部的导演不同,第二部《黎明之战》的故事情节延续了第一部,也延续了“爱”的主题。在两部影片结尾处,凯撒和善良的人类都有近距离的接触。第一部结尾处,凯撒站起身将主人威尔搂在怀中,告诉主人,自己已经不再是豢养的宠物,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对主人的爱。第二部结尾处,凯撒和马尔科姆相对而立,头碰头的动作,表达了凯撒对人类的爱,如同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
后记:
电影《猩球崛起》是一部披着科幻外衣的剧情片。猩猩生动的表情、丰富的内心活动是影片吸引观众的地方。人类和猩猩矛盾的情感关系、猩猩的自我认同、如何对待自然等问题值得每个人深思。尽管这是一部好莱坞电影,表达的主题思想完全能够被我们接受、认可。
这是一部值得久久回味的好电影!

本文由2138com太阳集团发布于太阳集团太阳娱乐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生化危机,猩球崛起

相关阅读